一些奇怪的东西

意义和价值 是用什么衡量的?

我喜欢品味文字,品味文字间有趣的关联性,喜欢空灵,喜欢沉重,喜欢虚幻,喜欢现实。
我品尝过噩梦,它披着美好出现。
我观赏过美景,它含于纸墨之间。
我也想拥有自己的天地,不在现实之中,而在屏幕之上跃动。
因为,我在现实中反抗自己的性别,反抗我和外界的丑陋,却不能得到胜利,也不可能得到胜利。
我想要点燃别人,帮助别人,却总是看见一点点的其它火焰熄灭
说不清是羡慕还是嫉妒,我更想做那些天生可以的人,或者什么都看不到的傻瓜。
我能品味文字的优劣,我在梦境中构造自己的世界。我尝试用纸折叠连接出它们,用语言和色笔构造它们,用音符连缀他们,可我不能接受,我认为我创造它们是劣质的。
我渴望自洽,在各个层面上。可我幻想的能力并不充足。
它越来越具体却越来越崩毁,在建构的同时坍塌。我无法用文字传递这种矛盾,也无法用精妙的文字把戏,隐喻和映射勾勒它的外形。
我想让文字纤细,可我得到的只是沉重的编织物而非轻帛。
但是,我还是想把它们中较好的留下来。
它们或许关于头顶的群星,关于被人监视的世界,关于代码构造的大地,关于永不屈服的反抗者,关于敲碎水缸的脑,关于人和一切自然中存在,不存在和同时存在又不存在的东西。
这是开场,谢幕是什么时候呢?
或许是我不再反抗的那一天,是我不再坚持荒谬信仰的那一天,活成自己讨厌的样子的那一天。这比死亡更令人恐惧。
我希望我不要战胜自己,热爱老大哥。
就这样,当我失败的那一天,这些和我剩下的东西,是我曾经抗争的墓碑。
感谢您的时间。